咨询服务热线

15861528849

联系我们

江苏大鸿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江苏省宜兴市和桥镇中巷村
电话:0510-87222513
手机:15861528849
邮箱:
jsdhep@126.com

 

Copyright © 2019  江苏大鸿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3060548号

新闻资讯

江苏大鸿环保设备

有限公司

>
>
环保垃圾焚烧有哪些新趋势

环保垃圾焚烧有哪些新趋势

分类:
新闻资讯
作者:
江苏大鸿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来源:
大鸿环保
2021/04/10 14:57
浏览量
好多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谁能想到,短短的几年之间,我国垃圾焚烧市场就变天了。2019年时还欣欣向荣,隔三岔五就有大标传来。而到了2020年,高速增长的垃圾焚烧却突然遭遇“急刹车”,全年新中标项目“断崖式”下滑。(变天了!2020垃圾焚烧新项目减少四成,“十大”吃掉64%市场份额)
那么,2021年呢?
答案是继续下滑,以今年一季度为例,环保垃圾焚烧新增产能只有1.63万吨/日。
而在2019年时,这一数据还是2.6万吨/日,2年时间下滑了37%。
在刚刚收尾的3月,
据《环保统计》持续跟踪发现,一季度国内共有17个垃圾焚烧项目完成评标工作,新增处理规模1.63万吨/日,相比去年同期的1.79万吨/日,减少了1600吨/日,相当于两个800吨/日的规模量
 
虽说新增规模减少得不多,但是要知道,去年一季度是特殊时期,受疫情影响,原本打算开标的垃圾焚烧项目都被搁浅延迟了。考虑到这一情况,去年一季度国内垃圾焚烧新增处理规模本应该远高于1.79万吨/日。
因此,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一季度新增规模减少的量实际远高于1600吨/日!
实际上,这是大势所趋。笔者此前也已强调过多次,随着资本的快速布局,我国垃圾焚烧市场日趋饱和,市场上可以公开竞标的项目已经一年比一年少了。
从各省市发布的垃圾焚烧中长期规划,以及去年和今年一季度数据中,都可以证明这一结论。

2020年垃圾焚烧新增规模7.43万吨/日,同比减少了43%
虽然总的趋势是新增项目在减少,不过我们依然能够从今年一季度定标的17个项目中,找到一些亮点,即垃圾焚烧四大新趋势。
“土葬又火葬”?填埋场陈腐垃圾挖出来再焚烧
这个说的是江苏盐城垃圾填埋场存量垃圾焚烧项目,中标人是江苏xx环保公司,处理费90元/吨。
根据招标公告,应盐城市市政府要求,市区必须有1座应急备用填埋场,市政府多次论证选定,距离市区较近的“盐城生活垃圾填埋场”为市区应急填埋场,以备不时之需。
同时,盐城生活垃圾填埋场运营期间接受的15万吨生活垃圾(本来是20万吨,15万吨是经过发酵降解及渗滤液处理之后的量),则需要开挖出来送至旁边的静脉产业园焚烧厂“焚烧”。
有意思的是,江苏xx环保公司,既是将存量垃圾开挖送至焚烧厂的中标企业,也是旁边静脉产业园焚烧厂的运营者。
对此,招标公告也做出了解释,为何选定江苏xx环保公司为唯一供应商。
第一,距离最短,经济效益最高。
盐城市域范围内共有4家焚烧厂,分别位于盐城市静脉产业园、滨海、大丰、阜宁。大市区仅有盐城静脉产业园1座焚烧厂,且盐城市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也位于静脉产业园内,距离静脉产业园焚烧厂仅几百米,与其他3座焚烧厂相比,开挖出来存量垃圾运往盐城静脉产业园焚烧厂处理可大大节约运输、设备投入、人工等成本,经济效益最高。
第二,运输距离短,污染物控制强。
从污染控制角度来看,运输距离越短,越容易控制抛洒滴漏问题,对环境造成的污染风险越小;从开挖作业角度来看,距离越近,每日开挖作业时间越短,天气变化、臭味控制等相关管控措施也更加容易实施。
其实,盐城并不是首例将填埋场的陈腐垃圾挖出来,“土葬又火葬”的。早在2017年,北京市就有类似的案例。
如北京安定填埋场、阿苏卫生活垃圾填埋场,都打算在填埋场饱和前,在旁边新建垃圾焚烧厂和陈腐垃圾筛分厂,将已经填埋的垃圾挖出来再进行焚烧。
当时这种做法还引起不少业内人士的讨论,褒奖和质疑声都有。
赞同的人认为,通过陈腐垃圾开挖,可以趁机修复初期不规范填埋场,进行底部防渗检查修补,避免水、气及臭味等污染对地下水造成的危害。
质疑的人则认为,既然已经花那么大的代价把它填埋了,为什么又要挖出来烧?开挖还涉及到人工、机器以及运输成本,挖出来的意义在哪儿?陈腐垃圾热值究竟够不够?
有人曾经算过一笔账:目前每挖1立方米的垃圾大约要花127元,筛选垃圾的设备每套价值大约为1276万元,至于挖平后土地能否重新利用,还要对土壤中的砷、汞、镉、铬、铜、镍、锌、锰等8种金属进行检测,重金属超标的话,必须要进行整治。在未经专业技术部门鉴定之前,填埋场地禁止作为永久性建(构)筑物的建筑用地。

政企双赢,“焚烧+”污染物协同处置渐成趋势
与以往清一色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相比,今年一季度定标的17个项目中,“焚烧+”污染物协同处置项目明显增多。
例如1月12日,康恒环境、侨银环保“CP组合”中标的湖北利川城乡垃圾收集与焚烧一体化项目,3月12日定标的大连普兰店区垃圾收运及焚烧发电一体,都是垃圾收运+焚烧一体化项目。
再如1月29日,瀚蓝环境中标的湖北孝感垃圾焚烧发电综合处理PPP项目,也是“焚烧+”污染物协同处置项目的典范,园区不仅规划了常规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餐厨废弃物处理厂,还有厨余废弃物及粪便处理项目、市政污泥无害化处置及资源化利用项目。
还有3月25日开标的,总投资仅4.2亿元的河南三门峡卢氏县“生活垃圾处理厂和建筑垃圾处理”项目,园区既有300吨/日的生活垃圾处理设施,30吨/日的餐厨垃圾处理厂,还有600吨/日的建筑垃圾处理设施。
在笔者看来,这种以“焚烧+”开展的污染物协同处理技术,不仅能够有效利用各种废弃物能量转换,还能增加处理收入,对政府和焚烧企业都有好处。
对政府来说,选址规划是一件费时费力令人头疼的难题,搞不好还会出现“邻避”事件。而把几个子项目,如垃圾焚烧、餐厨、污泥、建筑垃圾、污水处理等,以“焚烧+“模式合并到一个园区,既能实现一次招标、一次选址多个项目建设的目的,还方便管理,节省管控成本,省时又省力。
对垃圾焚烧投资企业来说,各种固体废弃物协同处置得越多,对冲国补取消的手段也就越多,企业利润也就越多。
像最常见的焚烧与湿垃圾协同处置技术,一则二者协同给垃圾焚烧挤水分,热值上升,吨发电量高;二则残渣进入焚烧厂,量也增加了;三则处理费上升好几倍。
所以,这也是新一轮竞争中,光大环境、三峰环境、旺能环境等焚烧巨头抢滩登陆厨余(餐厨)市场的重要原因。

光大、城发无新增,中环保一季度超去年全年
从中标企业来看,行业格局变化还挺大
一季度国内释放17个垃圾焚烧项目,光大、城发缺席,中环保逆势突袭
一方面,光大环境、城发环境新增项目为“零”。
固废行业名副其实的龙头,国内最大的垃圾焚烧投资商光大环境,一改往年常态,低调了起来,今年一季度入篮的垃圾焚烧项目竟然为零。
回想去年同期,即便是有疫情冲击,光大环境在一季度还在湖南衡南、永州以及广东龙门等地入手3个垃圾焚烧项目,新增2400吨/日处理规模。
仔细想想,这也不奇怪,一则从去年开始,光大环境的重点就不再是跑马圈地,疯抢项目了,而是放在存量项目运营上,全年除了参与湖南垃圾焚烧优质项目争夺之外,其他省份中标很少,导致2020年全年光大环境新增处理规模不及康恒环境。
二则眼下国补政策变动,地方支付能力下滑,存量项目入库难,也不是扩产的良机。与其盲目抢项目,把负债率搞大,还不如在国补取消前,把手中项目加快投产运营,排队入库。
类似的例子还有一向玩转河南市场的城发环境,一季度也同样没有新增垃圾焚烧项目,就连河南本省释放的2个项目——新乡封丘县垃圾焚烧项目、三门峡卢氏县第二垃圾处理厂+建筑垃圾利用项目,也不得不“败下阵来”。
康恒环境也值得一提,与去年一季度一举拿下西安灞桥区、山东莱州、四川安岳、南京江北、辽宁丹东等5地的垃圾焚烧项目,新增8000吨/日的处理规模相比(如图五所示),今年一季度,康恒环境的投资速度明显放缓,只入手了2个垃圾焚烧项目,新增规模也减少到1200吨/日。

2020年一季度,康恒环境中标5个项目,新增8000吨/日处理规模
另一方面,中环保逆势突围。
有一家企业,在其他企业投资趋缓的同时,却逆势突围,今年一季度连续斩获湖北安康、江西龙南、河南新乡封丘等3地垃圾焚烧项目,新增3800吨/日的处理规模,比去年全年新增的3300吨/日还要多!
这家企业就是中节能旗下,专注固废投资运营的中国环境保护集团(简称“中环保”)。
 
“强龙难压地头蛇”,地方国资“花样”入局
在一季度释放17个垃圾焚烧项目中,中标企业除了我们熟悉的中环保、深能环保、大鸿环保、等老面孔之外,还有不少新面孔。
这些新面孔主要是地方国资。
在这里列举三个有国资背景,并从光大环境、中国环保、中国恩菲、等一众强者手里成功抢食的地方国资企业。
一是让人浮想联翩的河南卢氏顺天环卫科技公司。
河南垃圾焚烧市场,先有城发环境,今年一季度又来个卢氏县顺天环卫科技公司。
从企业名称上就能看出来,它与上文多次提到的“河南三门峡卢氏县第二垃圾处理厂+建筑垃圾再生项目”有关。
卢氏县顺天环卫科技公司,正是该项目的中标人。
有意思的是,这家公司的控股股东是卢氏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成立日期2021年3月2日,正好是上述项目招标文件发布的前一天。
难怪引起业内诟病,“这操作太不高明了,还公开招标走过场干嘛,干脆直接给算了,明显的左右倒右手!”
二是转让费高达14.8亿元,几经易主,最终花落市属国资的“无锡锡东垃圾焚烧发电(一期)”特许经营权转让项目。
这个市属国资就是无锡锡东环保能源有限公司,也是早期项目筹备的公司,只不过控股股东接二连三易主。
公开信息显示,2009年8月,无锡锡东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筹建,项目公司为无锡锡东环保能源有限公司。股权结构中,中国恩菲工程占80%,无锡市市政公用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和无锡国联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各占10%。
此后,因邻避效应等问题,项目一度停工达6年之久。
2016年11月,光大环境在香港宣布,集团取得无锡市锡东生活垃圾发电项目委托运营权,负责管理运营锡东项目,合同期为6年。2016年12月9日,锡东项目成功复工。
在光大环境高标准运营下,锡东环保入场垃圾和发电量都迎来不错的增长,光大环境也依合同拿走本该属于自己的收益。
2019年8月,五矿系的中国恩菲准备放弃已在无锡布局10年市场。同年10月,无锡锡东环保能源有限公司股权变更,中国恩菲正式退出。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据锡东环保相关人士透露,这与无锡市政府方面有关,接盘锡东环保极有可能是无锡市政府方面的资金,外部企业进入的可能性不大。
果不其然,据企查查显示,锡东环保能源公司大股东现为无锡国联实业投资集团,而无锡国联实业集团背后的实控人正是无锡市政府国资委。
这场由引入外来资本,到国资接管的大戏,终于落下帷幕了。
此外,还得说说引得伟明、光大、三峰、龙马、康恒等众多名企争夺,最终被当地建筑企业入手的“大连普兰店区垃圾收运及焚烧发电一体化”项目。
2019年6月,大连普兰店区垃圾收运及焚烧发电一体化”项目启动资格预审,邀请符合条件的社会资本方参与竞标。同年7月,资格预审名单公布,伟明环保联合体、大连城投联合体(康恒为成员企业之一)、光大国际联合体、三峰环境、龙马环卫等一众名企入围。
2020年1月13日,该项目发布中标公告,大连城投联合体拿下此项目。
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11月,该项目突然发布终止公告,终止原因是,由于疫情影响,中标社会资本方资金状况发生变化,故本项目终止招标。
经过为期4月的筹备和重启招标,该项目最终觅得“主人”,牵头人和联合体成员全是当地的建筑设计公司——大连三川建设集团、大连市市政设计院、时代建筑科技(大连)公司。
总而言之,无论是一开始引入外来资本投建,最终国资接管运营的“无锡锡东垃圾焚烧发电(一期)”特许经营权转让项目,还是像河南卢氏县这样在招标之初就排外的“河南三门峡卢氏县第二垃圾处理厂+建筑垃圾再生项目,显而易见,随着地方国资“花样”进入垃圾焚烧,盯上这块“肥肉”,即使最强大的“强龙”也难敌盘踞一方的“地头蛇”。
地方国资,正在成为垃圾焚烧行业冉冉升起的一股新势力。